狛犬還是獅子?

現在只有老的日本神社可以分得出獅子和狛犬,通常面對神社時,右邊張口的是獅子,左邊閉口而且頭上有角的是狛犬。但是江戶時代之後,漸漸有些神社前面左右兩隻都是獅子,甚至昭和時代之後,狛犬頭上也不做角了,所以看起來兩邊都像是獅子。不過日本人從以前開始,不論是一隻狛犬一隻獅子,或是兩隻獅子,或是一隻獅子一隻沒有角的狛犬,都是統稱狛犬。

Read more

人生總是要熱血一次! — 薙刀社青春日記

一部從漫畫改編成的電影,由女子偶像團體乃木坂46擔綱演出。劇情很簡單、很青春、很熱血,其實也很老套。想起那一群每天坐在教室裡滑手機的茫然臉孔,突然覺得能夠青春熱血一回其實是很棒的事情。不知道這種電影對16歲青少年有多少感染力,至少我這位45歲的大叔看完電影可是相當振奮啊!

Read more

遇見旭山動物園

意外得知旭山動物園的坂東元園長要拜訪木柵動物園,馬上排開行程、預定房間就殺到台北。非常開心看到阿部弘士先生親自介紹他的動物畫,還看到他現場畫台灣穿山甲。因為有力人士安排,我們坐在坂東園長和阿部先生一行人旁邊吃午餐,趁亂請園長在書上簽名。下午再聽阿部先生和坂東園長講旭山動物園,問了問題,還得到阿部先生很棒的簽名畫以及坂東園長的名片。第一次的追星行程,實在是大豐收啊!

Read more

安土城跡-看織田信長的歷史足跡

說得俗氣一點,安土城就像是織田信長騷包的玩具。但換個角度來看,安土城何嘗不是信長當時不可一世的象徵。來一趟安土這個現在表面上已經很偏僻的小鎮,心裡面卻著實被當年那種「這裡就是天下的中心」那種氣勢給震攝住。不得不佩服織田信長確實是個很有歷史魅力的人物,而安土城根本就是他的化身啊!

Read more

妻子的記憶

罹患失智症的妻子,在家裡的一次失火意外中過世。但是他先生卻開始在家裡看見妻子的記憶殘影,持續播放過去三年來,妻子的一舉一動。於是先生辭去了工作,在家陪伴著妻子的殘影,陪著他整理家務、打掃庭院、煮飯做菜。同時,他也發現妻子這三年來,記得比他自己都還要清楚的一些往事。眼看著三年就要過去,吞噬妻子性命的那場大火就要發生。看著妻子在生命最後的一瞬間,所有的觀眾都跟著他先生一起哭了!

Read more

20多年前的偶然相遇,沒有被遺忘

今天到牛罵頭文化園區,原本計畫和牛罵頭協會的理事長討論課程規劃的細節。不過理事長忙到沒時間理我,結果遇到協會裡的歷史學教授,張文昌老師。對於清水地區的歷史發展,張老師是專家。未來在我規劃的「認識清水」課程裡,會有很多需要拜託他的地方。就在我們兩個人自我介紹完之後,張老師皺起眉頭,問我是不是台大地質系畢業的那位校友,他記得在他念台大歷史系的期間…

Read more

「梵周 – 觀生命歸隱畫家」線上藝廊開幕!

梵周是余遠猛老師的筆名,雖然我是在高二那年認識余老師的,但其實我和余老師的相處只有在當年地科營的短短幾天。可是緣分真的很奇妙,這二十幾年來我們居然也沒斷了聯繫。最近余老師寄來他最新的水墨畫作照片給我看,雖然我對畫畫不是很懂,可是連我看了都覺得好喜歡余老師的作品。想到余老師常常會在臉書分享他的畫作,就興起想幫老師弄個網站,展示一下他的作品。於是,這個「梵周」線上藝廊就在母親節的今天正式上線啦!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