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見旭山動物園

意外得知旭山動物園的坂東元園長要拜訪木柵動物園,馬上排開行程、預定房間就殺到台北。非常開心看到阿部弘士先生親自介紹他的動物畫,還看到他現場畫台灣穿山甲。因為有力人士安排,我們坐在坂東園長和阿部先生一行人旁邊吃午餐,趁亂請園長在書上簽名。下午再聽阿部先生和坂東園長講旭山動物園,問了問題,還得到阿部先生很棒的簽名畫以及坂東園長的名片。第一次的追星行程,實在是大豐收啊!

往事

第一次去旭山動物園是在2015年寒假,在下雪的季節裡看到名聞遐邇的企鵝散步,最驚訝的卻是企鵝在水裡的游泳速度超快速。還有隔著一面玻璃看北極熊巨大的熊爪和「飄逸」的白色長毛就貼在面前,而且動作靈活矯健。還有在雪地裡幾乎和背景融合在一起的雪鴞,很盡責地站在籠舍中央讓遊客拍照。當時我們一致認定,旭山動物園的動物待遇一定高很多,因為每個籠舍裡的動物都是活蹦亂跳,不像大部分動物園的籠舍裡常常「空無一物」,連看都看不到。

企鵝散步
企鵝游太快
北極熊爪
雪鴞

這次參觀動物園還報名了「參觀長頸鹿館和河馬館」的行程,進到長頸鹿和河馬平時居住的地方,還有河馬館巨大水池背後的過濾系統,類似的過濾系統也同樣支撐著北極熊館、海豹館和企鵝館的巨大水池,也第一次見識到要運作一個吸引人的動物園,需要多少看不見的準備和努力。

清澈水池背後的巨大過濾系統

第二次去旭山動物園是在2016年暑假,終於在比較溫暖的氣候裡可以慢慢和動物們親近。這次我們仔細端詳了河馬在二層樓深的大水池裡「婆娑起舞」的模樣,順便從長頸鹿的長脖子底下仰著頭走過。也在海豹館的巨大透明水柱旁邊,等待海豹快速上下穿越游動的畫面。夏天的企鵝館沒看到企鵝在水裡游泳,北極熊也有點懶懶的,不過小貓熊還是很好動地在吊橋上跑來跑去,看到和冬天完全不同面貌的旭山動物園。

這是河馬
海豹

這次我們報名的是「夜間動物園攝影」活動,配合老虎剛生下兩頭小老虎(其實還有小雪豹出生,可是沒看到),一群大砲相機在欄舍前拼命按快門。小老虎頑皮地在媽媽身上爬上爬下,媽媽根本完全放棄抵抗。一個阿伯突然就縱身跳到欄舍和遊客欄杆之間的草地上,躺著的大老虎也立刻起身,開始跟著阿伯左右走動。

西伯利亞虎和園長

這就是我們和坂東園長的第一次見面。

兩次去旭山動物園,我們都是買年票,第一次連續四天,第二次又連續二天然後隔幾天又去第三天參加夜間攝影,所以我們其實總共去了七次。每天早上搭早班公車晃四十分鐘趕上動物園開門,待到動物園開始播費玉清的晚安曲(好像不是這首?)才搭最後幾班公車回市區。夜間攝影那天還要走一段路才能搭到另一個路線的公車,而且也是最後一班車。

不管是在動物園裡、在公車上、在飯店、或是回家之後,我們討論了很多旭山動物園的設計和理念,我們真的很喜歡這個動物園。未來我們認真準備要好好來「寫」一下,希望可以把旭山動物園介紹給更多的人,讓大家都有機會來看看這個奇蹟的動物園。

追星

話說這次會有這樣的「追星」機會,首先要感謝科博館張28博士舉辦的長毛象國際研討會,還一直鼓勵我報名參加,說開幕茶會和閉幕餐會很棒一定要來,結果我真的很不要臉只參加這兩個活動。在閉幕餐會上,被Kiko葛格和Joann姐接邀請到一桌日本客人的角落,認識了群馬縣自然史博物館的館長和琵琶湖博物館的館長(下次一定要去的博物館s)。閒聊時講到旭山動物園,Joann姐接就說,他們園長星期天會來木柵動物園啊!噢噢噢!!!沒太多考慮,我們就決定衝台北,決定了我們人生中第一次追星行程。

當天的第一個活動是阿部先生的動物畫展開幕,阿部先生是旭山動物園四大巨頭之一(另外三位是前園長、天才飼育員、和現任園長)。他原本任職於旭山動物園擔任飼育員,曾經和四巨頭一起討論動物園的設計規劃,並且負責把規劃內容繪製成圖畫,今天旭山動物園的設計就是出自他們之手。退休之後的阿部先生才開始畫動物,透過他幾十年來對動物的仔細觀察,他畫出很多很多生動的動物故事和繪本,成為暢銷畫家。但是為了遵守離職前的承諾,他還是繼續幫旭山動物園畫牆壁、畫看板、畫海報,義務的!

阿部先生介紹他的動物畫

阿部先生舉了不少例子,在說明他畫的動物有哪些特色。隨後在木柵動物園金園長的安排下,阿部先生在熱得要死的台灣穿山甲館,畫正在吃午餐的穿山甲。阿部先生說,離開旭山時候的溫度是7度,來到台灣變成37度,好熱。

中午來到貓熊館在Joann姐接的餐廳,「碰巧」和旭山動物原來訪的一行人鄰桌而坐。趁著園長先生在等待餐點的空檔,我家老婆立刻遞上簽字筆和園長先生寫的書,請園長簽名。園長人好靦腆,都不大說話,常常一個人靜靜坐在角落。阿部先生就超活潑,一整個手舞足蹈沒停過。

園長先生簽書

下午阿部先生的演講,原本是要教大家畫畫,可是大部分時間都在講旭山動物園的故事。他說:「在旭山動物園還有大象的那個年代,大象冬天沒有水可以喝,只好用鼻子把雪做成雪球拿來吃,還要把鼻子伸到嘴巴前面呵氣,因為鼻尖會很冰。有一次我在掃大便的時候,冷不防有一顆雪球飛過來。結果往旁邊一看,看到大象躲在房間裡面,只有鼻子露出來。」後來阿部先生就教我們一筆劃畫大象,還真的很像耶!

阿部先生教我們畫的一筆劃畫大象

坂東園長接著跟觀眾介紹旭山動物園,有些動物過世的哀傷故事,但也有很多有趣的影片。其中有一段河馬搬新家之後,第一次下到兩層樓大水池裡面驚慌的模樣,還有第二次自以為沉著卻意外卡住然後再次驚慌的模樣,超有趣。這些畫面現在都看不到了,河馬現在下水已經超熟練,偶爾還會有花式落地的動作,當初驚慌失措的樣子真是太經典的畫面。

河馬在水中360旋轉連續動作
河馬在水中360旋轉連續動作
河馬在水中360旋轉連續動作

他山之石

一整天活動的最後高潮,是坂東園長和阿部先生跟大家座談。我想到旭山動物園在動物餵食時間會有飼育員跟觀眾介紹動物習性和動物的小故事,所以參觀旭山動物園的遊客都會注意餵食時間,是個很吸引人的活動。像今天在木柵動物園看到餵食台灣穿山甲的時候,穿山甲跑上跑下吃東西的樣子也好可愛,我就問木柵動物園金園長說,穿山甲的餵食時間是什麼時候?金園長也很親切的告訴我大約是早上十點和下午三點。但是當我進一步問園長會不會公開餵食時間的訊息時,金園長為難地說,目前飼育員還會感到有壓力,怕沒有準時餵食會被觀眾抱怨。所以我很好奇,那旭山動物園是怎樣做到讓飼育員願意面對一般觀眾,而且還是那麼生動地在介紹。

阿部先生馬上問我說,你是怎麼知道旭山動物園的飼育員會介紹動物的?

阿部先生說,當年老園長只問大家一個問題,就是動物園沒有多的預算,我們要怎樣才能不花錢但是讓動物園吸引更多人來?於是派飼育員去面對觀眾講解動物習性就變成一個不花錢的點子。可是當時10位飼育員有7位極力反對,他們說,我就是不喜歡跟人類講話才來飼養動物的,結果你現在又要我去面對觀眾講話。但是在大家一次又一次的勸說之下,每個人都漸漸接受這樣的作法。為了避免好不容易燃起的火苗熄滅,不管刮風下雨,解說工作都要照常實施。還記得有一次颱風難得侵襲北海道,整個動物園只有5位遊客,於是他們就被拉到猴子山前面當聽眾,不過最後還是通通都逃走了。

最早的解說(年輕時候的坂東園長)
最早的解說(颱風天?)

雖然關鍵處阿部先生很輕描淡寫帶過,但我相信當初「勸說」的過程一定是相當不容易。要說誰可以比飼育員更清楚他所飼養的動物,一定不會有第二個人。如果有一天木柵動物園也可以由飼育員為我們介紹動物,甚至更直接把保育動物的概念傳達給觀眾,那絕對比單純養好動物更有意義。真希望大家可以多鼓勵木柵動物園的工作同仁啊~

我家老婆好奇的是當初旭山動物園究竟花了多久的時間規劃這些「奇蹟似的動物園設施」。

阿部先生說,當時動物園四巨頭每天5點下班開始討論到晚上10點,持續了大約一年的時間。因為沒有任何預算,所以大家的構想反而是天馬行空不受限制。想想看如果政府給了你2億元預算,你就會以2億元可以完成的設計方向來進行。結果當時我記得自己總共畫出20個構想圖,但是新聞報導都說是14個,我不知道另外6個跑去哪裡了(據說是在不停修改的過程中遺失了)。因為沒有預算,所以這些構想就一直被擺在檔案櫃裡面。好多年好多年之後,有個新的旭川市長喊出要讓遊客回到旭山動物園的政見,我們就趕快把這些構想拿去爭取市長和議員的支持,這些構想才有機會真正實現。

海豹館最初的設計圖

而且,每一棟建築的經費真的都要好幾億日幣!

追星 Part II

會後是阿部先生的簽名會,我們得到阿部先生親筆畫的大象和黑猩猩。雖然我們也有去和坂東園長「攀談」,不過他還是很靦腆地點點頭,沒有多跟我們講太多話。一直到我家老婆發現旁邊那位飼育員就是2015年帶我們參觀長頸鹿館和河馬館的飼育員,佐賀真一先生,還從手機裡翻出當時偷拍他的照片,這時候大家才終於熱絡起來,坂東園長終於拿出他的名片發給我們。完美!!

阿部先生簽書
阿部先生簽名畫
2015年為我們導覽的佐賀先生
左起:坂東園長、佐賀先生、我家老婆

尾聲

非常意外的一趟追星之旅,雖然很多故事在書裡面或是電影裡面(奇蹟的動物園,有很多不同年份的版本)都看過,不過親自從當事人口中聽到,還是有種不一樣的感覺。特別是阿部先生那種對動物和動物園的熱情,完全溢於言表。坂東園長雖然沒說太多話,但可以想見所有館舍的興建和動物的飼育,耗費他多少心力,才會有今日旭山動物園這樣的風貌。

未來我們要花點時間好好整理資料,把這樣一個有趣的動物園介紹給更多人認識,讓大家更喜歡動物,也更願意保護這個地球的環境,讓所有動物不用再被特別「保護」就可以快樂生活下去。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