岡山縣立博物館與故宮南院的日本文物展

最近國立東京博物館(東博)借了一批文物到故宮南院展覽,正好同一時間,東博也借了一批文物到岡山縣立博物館展覽。兩批古物有一部分重疊的項目,看起來是送到台灣的比較精彩,可是看過兩地的展示之後,我發現日本的展示說明實在比故宮清楚得多。我很好奇,這兩個博物館的展示差別,究竟是源自何處,又為什麼會這樣。

故宮南院正在展示東京國立博物館借展的精美文物
故宮南院正在展示東京國立博物館借展的精美文物

前陣子故宮南院開始舉辦”日本美術之最”的特展,由日本東博借展許多珍貴文物到台灣,分成兩階段展示。這次東博借展故宮的文物不少,從古墳時代到近代的文物都有,看過之後覺得非常精彩,包括古墳外圍的帥氣陶偶,火焰造型的繩文時代土器,還有不動明王和千手觀音的木雕,跟一隻和老鷹作戰之後的大猿木雕,都讓我印象深刻,非常值得一看。

日本繩文時代火焰造型的土器
日本繩文時代火焰造型的土器
日本繩文時代的遮光器土偶,我第一次看到肢體完整的。
日本繩文時代的遮光器土偶,我第一次看到肢體完整的。

不過,這些展示品背後,有些什麼樣的創作背景,歷史意義,展示說明寫得很少。只能依靠少數展品的語音導覽內容,或是導覽志工的講解,才能稍微深入一點。當然導覽志工的背景看來也不是這些展示內容的專業人員,所以即使簡單的問題也不見得能夠回答,有點可惜。

故宮南院也有特別針對這次展覽出版圖錄,據說是這次特展的唯一相關商品。看過之後覺得這本圖錄非常稱職,他真的就只是一本”圖錄”,裡面的說明比展示現場更少。所以看完故宮南院這次東博借展的內容,覺得自己是去看了一趟熱鬧。

農曆年期間,到了日本岡山縣地區旅遊,岡山縣正是出土大量古墳時代文物的地方。這次東博特別把許多來自岡山地區的古墳時代文物送到岡山縣立博物館舉辦特展,其實這些東西本來就是在岡山附近找到的。

岡山縣立博物館展出東京國立博物館借展的本地文物
岡山縣立博物館展出東京國立博物館借展的本地文物

一開始從海報上看到這個展覽的時候,還以為是故宮展完的東西會過來,因為好幾樣在故宮好像都有看到過。結果今天進到岡山的博物館才知道,和台灣的展覽並不一樣,而且還沒有送到台灣展覽的文物精彩。

就拿下面兩張照片裡的銅鐸和祭祀用的土器來說,到台灣的銅鐘至少有岡山這裡的兩倍大,而且紋路更加精細,台灣展的土器裝飾也是比較生動又多樣,真的是好東西都送來台灣了的樣子。

日本彌生時代的銅鐸
日本彌生時代的銅鐸
日本古墳時代的陪葬土器
日本古墳時代的陪葬土器

可是,看完岡山這邊的展覽,我覺得和台灣有幾個很不一樣的地方,讓我忍不住在人家的博物館裡面就開始寫這篇文章。

第一個不一樣,故宮南院不給拍照。過去不論是在東博,還是東博這次在岡山的特展,這些展品都是可以拍照的(日本很多博物館也是不能拍照,包括岡山這裡的常設展)。我不知道是日本東博要求不可以拍照,還是故宮自己的規定,回去我要問問看。

第二個不一樣,岡山這裡的解釋說明超級多,故宮南院的展示幾乎沒有任何說明。印象中東博的展示說明也是不多,故宮也是,反而是像岡山這種地方博物館的展示說明大多時候都清楚很多。

簡短的說明,藝術品一般的展示
簡短的說明,藝術品一般的展示
p

所以展示說明很少,把展品當作藝術品呈現,用解說和導覽器取代看板說明,或許是大博物館的格調?如果真是這樣,大博物館應該製作更完整的導覽手冊提供給觀眾才對,否則失去教育意義的藝術品展示,我覺得是沒有靈魂的展示。

One thought on “岡山縣立博物館與故宮南院的日本文物展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