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福爹很意外地離開大家了…

一位認識很多年的好朋友,前兩天突然過世。和他真正相處的時間雖然不長,但是對他的印象卻相當深刻,許多相處期間的點點滴滴,十幾年之後的現在都還是記憶猶新。我沒有什麼可以拿來紀念來福爹的離開,只能把我對他的回憶分享出來,讓來福爹的其他朋友們可以一起緬懷這位我們共同的好友。
許成中教官(照片來源:毛毛寵物彩繪藝術工作室

昨天來福爹的臉書訊息莫名出現在我的塗鴉牆上,寫了什麼「一路好走」之類的東西,把我嚇了一大跳。趕快點開來福爹的臉書,發現他的外甥說,來福爹前一天傍晚因為主動脈剝離,急救無效之後就匆匆離開人世。雖說來福爹抽煙、喝酒、嚼檳榔樣樣都來,但是畢竟也才大我沒幾歲,突然過世還是讓人難以接受。唯一合理的解釋就是他這幾年為流浪貓狗奔走,可能好事做多了,好人不長命,就提早沒病沒痛地離開,也算是一種幸福吧。

其實我都叫他老爹,典故是老爹姓許,有位許歷農將軍被稱為許老爹,所以大家就把他也叫做許老爹。認識老爹是在成功高中當實習老師的那一年(1997),我在當時的訓導處待了一年,他是教官兼任生輔組組長,也在訓導處,算是朝夕相處吧。許老爹為人處事很有原則和想法,講話卻很幽默,對大家都很好。加上當時因為我們對加菲貓的共同嗜好,所以很快就熟識了起來,還玩過「比賽拿出對方沒看過的加菲貓商品」遊戲,超白癡。

當時我就知道老爹超愛貓貓狗狗,而且都是撿來的流浪貓狗。他家裡面的乾狗糧和貓食都是打開無限量供應的,但是他家的貓貓狗狗通常不會去吃,一定都是等到老爹回家帶回來「大餐」才吃。比方說老爹會在下班前把學校合作社沒賣完的炸雞排全部買下,帶回家給他們吃。雖然這樣實在很不健康,但我覺得可以因為每天吃雞排而死,對一隻流浪貓狗來說,也算是幸福的吧!奇怪的是,他家的貓狗還都特別長命。

說起來,我真正和老爹相處其實只有一年,但或許是因為每天都在同一間辦公室上班,加上我們兩個都是很有自己看法的人,所以時不時都會一起討論學生的事、社團的事、還有學校的事,漸漸也就熟稔了起來。而且當時還是每天都要升旗的年代,我們必須在七點多就到學校,餓著肚子升完旗,然後等學生進教室上第一堂課的時候,許老爹、我、和當時比較熟的東東教官、興隆教官一起,就會一起去附近的早餐店吃早餐。阜杭豆漿和醒吾大樓就是兩家東、西式早餐的代表店,我們幾乎每天輪流報到。

許老爹在我任教成功的第二年退伍,而且在當時還會淹水的汐止買了頂樓的公寓,就為了給貓貓狗狗多一點活動空間。退伍後的許老爹還是常常回學校哈拉打屁,也會揪我們去他家打麻將。有一次他用機車載我回汐止,一路上經過無數檳榔攤,老爹都沒有停下來買。直到有一攤賣檳榔的小姐是蹲在飲料櫃前背對我們的,老爹才停下機車買了一包檳榔。買完之後老爹深深地嘆一口氣,千挑萬選,終究還是被假動作給騙了。

離開成功之後,我離開台北回到台中任教,也就和老爹斷了音訊。後來是因為臉書這個東西讓我重新聯絡上老爹,詳細過程我在2006年寫過一篇「許老爹」的文章。於是我知道老爹在網路上的代號變成來福爹,而且更積極地在幫助流浪貓狗。在這之後,我們就時不時會在網路上看到彼此的消息,算是另類的久別重逢吧。

在2013年的暑假,我們有個很意外的機會可以一起到國父紀念館聽個演唱會,他就約了我在附近小吃店大快朵頤一番,還約了他的姪兒或是外甥一起。雖然已經十幾年不見,老爹的模樣卻還是一點沒變。演唱會結束,很開心地跟他握手道別,相約下次再一起吃喝玩樂。只不過,這就是我們最後一次見面了。只能說人生無常,平均壽命畢竟也只是個平均的概念,不代表每個人都能活到那個時間啊。

很可惜,我和老爹相遇的那個年代,還沒有數位相機,恐怕只能回成功高中的檔案記錄翻找,才有機會找到我和他的合照。暫且借用在網路上找到的老爹照片,讓老爹的朋友們緬懷一下,我們共同認識的這位好朋友。

One thought on “來福爹很意外地離開大家了…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