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累」兩個字,帶走一條寶貴的生命

昨天夜裡,收到學校同事傳來訊息,在加護病房與病魔奮戰將近一星期的陳老師走了,病因是細菌感染。

2001.12.26 陳老師擔任校內科展評審
2001.12.26 陳老師擔任校內科展評審

16年前*,我和這位老師一起考進清水高中。他給我們的印象總是一副溫文儒雅的書生模樣,親切又平易近人,從來沒有看他發過脾氣。不管遇到多令人生氣的事,最多也只會看到他皺著眉頭和對方講道理。從16年前他成為本校最年輕的物理老師,到16年後他已經是最資深的一位,但不變的是,他永遠是學生公認最喜歡的物理老師。

在我擔任設備組長的期間,籌組學生的自然科學書報討論,他二話不說就答應擔任物理科的指導老師,每個禮拜撥出一天午休,和幾十個同學一起討論物理的最新發展,每三個月整理幾篇學生的報告,指導學生在我們自己主辦的科學研討會上發表,讓大學教授在台下獎評。當時我拜託他的所有事情,他除了一個「好」字之外,沒有第二個答案。

後來,我離開行政工作,開始漫無止盡的在職進修,也漸漸少了和陳老師接觸的機會。期間,陳老師的太太輾轉從台北、到台中市、最後介聘到我們學校。他太太同樣是物理老師,待人親切,臉上永遠帶著笑容,夫妻兩個人同為學校的好人緣代表人物。

印象中,每次在辦公室看到陳老師,他總是在電腦前面不停改版他的物理講義,十幾年來都沒有間斷過。幾年前不知道是誰簽的線,他接下和鄰近大學合作的高瞻計畫,開始看到他忙碌地帶學生做實驗、寫報告、發表成果。在這之後,他又開始接辦機器人的活動,讓考進清水高中的學生接觸到的第一個課程,就是有趣的機器人設計。去年開始,學校又在他的手心底下,成立了創客實驗室。還記得他在教學研究會時間,細心教導每一位老師進行簡單的3D建模與列印,顯見他所花下的功夫。

陳老師的新聞畫面(資料來源:TBC台灣寬頻

以我和陳老師認識十幾年對他的瞭解,他會答應的工作、他會花時間做的事,不外乎都只有一個共同的特徵,那就是「對學生有幫助」的事。他沒有擔任過行政工作、不打算當主任或校長、沒有爭取過額外的金錢收入,從他最初一個人默默坐在電腦前面幫學生改版物理講義,到帶著學生養魚種菜(高瞻計畫),然後是設計機器人、學習3D列印,每一項都是學生可以實際有所收穫,對他自己卻不見得有什麼實際好處的事。

最近一次和陳老師的交集,是因為一件很丟臉的事。那是台中一中主辦的重力波研習,我和陳老師都有報名參加,但是我忘記了!研習結束之後,主辦單位打電話給我,說清水高中另外一位參加研習的老師忘記把筆電帶走,但是他沒有留聯絡電話,因為我有留(但是我根本忘記要去XD),所以他打電話給我,拜託我轉達。這時候我才知道,即使陳老師已經這麼多「任務」在身,他還是很積極在參加這些科學新知的研習。

上個禮拜,學校同事的LINE群組突然傳出陳老師住進加護病房的消息。明明前幾天還跟著學生參加畢業旅行的陳老師,居然突然就病倒了?!醫院傳來的消息是,因為細菌感染,肺部幾乎失去功能,目前正改用葉克膜緊急救治。但是白血球數過低的數據,讓大家擔心陳老師身體的防衛能力正在下降。一群又一群學校同事擔心地到醫院探望,鼓勵守在加護病房外的陳老師太太。看著他憔悴的模樣,心真的揪了起來。

其實,陳老師的年齡也才大我幾歲而已,做運動也都比我勤快得多,從來沒有想到他會因為這樣就倒下。據同事轉述,他最近有一點感冒發燒,雖然有看醫生卻似乎沒有好轉。他最近常常說「好累」,大家也都勸他多保重身體,卻沒有料到情況迅速惡化、急轉直下。畢業旅行的前兩個週末,都還在忙著研習工作的陳老師,在畢業旅行回來之後開始咳嗽,說整個背很痛。進到醫院檢查才發現,細菌感染所造成的肺炎,幾乎已經佔據整個肺部。

陳老師在加護病房的這幾天,我們都沒有機會再見到他。大家雖然擔心,卻也都束手無策,幫不上忙。在學校同事的LINE群組裡,大家彼此加油打氣,吃素的、念佛的、禱告的都在所多有,為的,只是希望超自然的精神力量真的能夠有一點點幫助。只不過,結局終究是往最不好的方向走去,就在昨天晚上,陳老師離開了我們。

陳老師留下給我最深的印象,永遠是那個戴著眼鏡,一臉斯文、認真的模樣。他淡泊名利,從來不是為自己爭取什麼權益,卻總是幫學生爭取學習的資源。他的學識、思考跟教學,在學校無人能出其右。更難能可貴的是他待人親切又和善,從來不會對學生或是同事疾言令色,是最好相處的老師。

逝者已矣,如今我們也沒辦法再多做些什麼。只不過在我身邊,還有更多常態性把自己累得半死的好老師,希望各位多保重自己。這種好老師、好同事從身邊離開的心情,實在太難承受了。

*被同事糾正,其實我們已經同事17年了,我們都是921地震那年(2000年)進入清水高中任教的。
**再次被糾正,921地震是發生在1999年,那我們今年應該是第18年同事了。
——————————-

2016.06.10 後記

今天到陳老師的靈前捻香,陳老師的太太特別選了一張陳老師背著背包,帶著淺淺的笑容,彷彿正要遠行的照片讓我們道別。是啊,陳老師確實也只是先我們一步,到另個世界去旅行了。

現場除了家屬,還有幾位學校的同事和陳老師教過的學生,大家你一言我一語,聊著彼此對陳老師的記憶。如果你也曾經是陳老師的學生,也同樣對他記憶深刻的話,歡迎你提供隻字片語,或是影像、或是照片都可以,讓大家對陳老師的回憶,不會隨著時間淡去。(懷念基培老師粉絲團:https://www.facebook.com/missingchipei/

我相信,對陳老師最好的回報,就是把他教給我們的,好好去做,好好經營自己的人生。然後在未來,把這些想法繼續傳遞下去,這樣,陳老師在天上看了也會開心的吧!

陳老師的公祭會在6/19(日)舉行,地點是沙鹿區斗潭路171巷

17 thoughts on “「好累」兩個字,帶走一條寶貴的生命

  1. 藉由到貴校辦理的3D列印巡迴輾轉認識陳老師,雖然跟他聊天的機會比較少,但是卻知道他是一個真正的“老師”。為了讓學生與周遭的教學環境變好,他不遺餘力的努力。這週聽到他還在醫院努力的消息,讓我震驚不已,沒想到最後還是不敵病魔。希望我們都能好好保重自己的身體,也希望陳老師一路好走,R.I.P.

      1. 身為老師,很多額外的工作都不是外力的要求,是自我的要求。陳老師接下的工作,都不是學校老師「必須」做的事,而是陳老師覺得對學生有益,自己又感興趣,才主動爭取的,所以並沒有任何人「分配」這些工作給陳老師。

  2. 所以當在為自己或社會貢獻一份心力時也不要忘記照顧好自己身體,因為健康才能幫助更多人,所以我每天都喝鰻魚精,特別是太忙碌或老人,增強體力及免疫力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